☆免费小说阅读[]

一场夜宴,宾主尽欢。

然而当热闹渐去,所有人都回去休息的时候,书斋里紧接着又开始了另一场宴饮。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,热闹过后的院子看上去有点冷清,可妖气,却比刚才群妖在的时候还要浓郁,几乎要把天上唯一一轮明月都掩了去。

商四、星君、鹿十、水月,四人或坐或站聚在廊下,其中又隐隐以商四为首。

“小九子去哪儿了?姑奶奶我难得来一次,怎么都不来见驾?”水月趴在案几上,百无聊赖地拨弄着歪倒的酒杯。

商四老神在在地盘坐着,“太平洋里飘着呢。”

“我白天回塔里看过了,柳生已经不在了。”星君切回正题,“他的业障已经被烧干净了,一个月前恰好还回清白身,投胎转世。”

投胎?也就是说现在柳生可能还在某人肚子里没有生出来呢?商四的表情顿时有些怪异,但随即仔细一想,不对,不可能。

“柳生还没找到建木,怎么可能去投胎?”

星君正色,“问题就在这里,很少有人能熬过业火焚烧,大多撑不到最后,就转投畜牲道或其他。但柳生熬过了所有了所有惩罚,他本来应该清清白白去投胎,可问题是,没有他过往生门的记录。”

水月顿时来了兴趣,“而他又已经不在塔里了,对不对?”

星君点头,“我怀疑他去还魂了。”

“还魂?”鹿十从地上爬起来,“星君你不行啊,塔里管得都是漏洞,你应该装个杀毒软件消消毒。”

“整个白玉棺都已经被我封了,他还哪儿去?况且我们去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你的塔,而他的尸体还好好地放在棺里。”商四道:“查一查他走的那天,都有哪些人死了。或该死的,还活着。”

“你是说夺舍?”星君蹙眉。

“除此之外好像没有别的可能。”商四说着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桌面,“其实我更好奇,采薇死后究竟去了哪里?”

“他没来我的塔,估计死的时候已经魂飞魄散了。”星君道。

鹿十咋舌,“嘶……下手这么狠,你们刚才不是说这个采薇是柳生的师父吗?”

“就因为是徒弟,所以才能出其不意下狠手啊,对不对啊小鹿子?”水月笑得邪异,看得鹿十一个激灵,忙往商四身边靠了靠,“我只是一只纯洁的鹿而已。”

商四嫌弃地瞅了他一眼,“坐好。”

鹿十麻溜地坐直了身子,随即听商四又道:“总之,不管他到底有没有在谋划什么,都得先把他找出来。你们都留意一下,不要马虎大意。幸运的是白玉棺现在在我们手里,柳生再怎么样,也不会乱来。”

几人点头,在正事上大伙还是不含糊的。

又聊了一会儿,这一局也很快散了。商四慢悠悠地踱回卧室,却发现陆知非坐在他门槛上睡着了。商四把他抱起来送回房间,跟呼呼大睡的太白太黑放在一起。他就坐在床边看了好一会儿,才低头亲了亲陆知非的脸颊,转身去睡了。

第二天的书斋恢复了往日的平静,除了那个鹿十还在,其余妖怪都已经回去了。只是留下的这个,也是让人一言难尽。

陆知非一早起来看到客厅里坐着个长头发的俊秀青年时,还没反应过来。青年便朝他微微一笑,笑容亲和,自带圣光。

直到太白太黑喊破了他的名字,陆知非才知道,原来他就是鹿十。昨天一出场就被商四揍得鼻青脸肿,没想到竟然长得这么……有欺骗性。

“四姑奶奶早啊。”鹿十热情地跟他打招呼。

陆知非淡定地飘过去,他觉得鹿十还是不要说话的好。事实证明陆知非的判断是正确的,短短半天不到,太白太黑已经被他带得在丢节操的路上一路狂奔。

可每次陆知非一过去,鹿十就恢复那自带圣光的样子,双手合十,“阿弥陀佛。”

太白太黑有样学样,也跟着,“阿弥陀佛。”

然后等陆知非一转身,三只妖怪又浪得没边。

陆知非忍无可忍,拿着商四得平板打开播放器,勒令他们看完《舞法天女》全集还有《巴拉拉小魔仙》,不看完不许吃饭。

没过一个小时,鹿十和太白太黑已经躺在地上如同死尸。

陆知非再次获得了胜利,然而还没平静多久呢,应该还在睡懒觉的商四忽然带着一身黑气从二楼下来,“小乔呢?”

“说是带崇明出去散步。”陆知非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他们班主任打电话给我,说他考试不及格。”商四恶狠狠地说着,“还有,开家长会的单子上礼拜就发下来了,我连个影儿都没见到,肯定被小赤佬偷偷烧了!”

商四很生气,这就要出去逮人。

在地毯上装死的鹿十却一个鲤鱼打挺抱住了商四的腿,“别啊四爷!你昨天答应带我去找花木贴的你忘了吗!带我一起去啊!”

“花木贴?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?”商四皱眉。

“小狐狸啊!”

“哦。”商四想起来是有那么回事儿,于是就带鹿十一起出门。

鹿十是小狐狸家的邻居,虽说彼此住的地方隔了一个山头,但也算近了。鹿十收到请柬下山时,白狐特意叮嘱他去看看小狐狸,还给小狐狸捎了点东西过来。

听说现在小狐狸跟着沈苍生在一起,而沈苍生现在在一家便利店打工,陆知非觉得好奇,就跟他们一起去。陆知非要去,太白太黑就闹着也要去,得亏吴羌羌不在,否则书斋就是全体出动去看沈苍生了。

便利店距离书斋其实并不是很远,沈苍生知道小狐狸口中的四爷爷就是商四,而商四能放小狐狸回到他身边,他就明白这一关差不多算过了。而且无论他走到哪里,只要带着小狐狸,估计就逃不过商四的眼睛。

所以沈苍生找工作并不拘地方,有人要他就去了。便利店的工作虽然枯燥又无聊,但对于初次尝试的沈苍生来说,却是个不错的地方。

老板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,原本是自己看店的,不过现在身子骨不利索了,所以才雇了沈苍生。重要的是他不嫌弃沈苍生肢体僵硬,而且允许沈苍生带着小狐狸住在储物间里,前提是沈苍生得一个人把店里的活全干了。

因为老板也没有余钱雇第二个员工。

这一天沈苍生跟往常一样将货柜上的东西码放整齐,检查生产日期、拿鸡毛掸子掸去灰尘,然后拖地、开店,煮上关东煮和包子,站在收银台后等待顾客光临。

这具身体是他为了工作新做的,肢体还不够灵活,所以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怀疑,他通常都站在收银台后,一站就是好半天。

反正客人一直都很少。

可今天有点不一样。

上午十点左右,这个时段店里一般都没什么客人,所以沈苍生会看一会儿人类的书。然而他刚翻了几页,余光就瞥见便利店的玻璃墙外站了一排人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